推薦算法的“前世今生”

懂后臺的產品經理更值錢!3周線上課程,帶你掌握電商后臺12個子系統模塊設計要訣。了解一下>

算法分發是未來之物,它是信息過載時代智能分發的產物;算法分發或也終將成為過去之物,因為下一代技術的發展永遠可以突破當代人的想象,就像宋朝人無法想象移動互聯網。

算法分發、編輯分發、社交分發……在信息時代,人們常常討論信息分發問題,相關概念也成為大熱名詞。

但事實上,信息資源一直在人類的進化和發展中占據著重要位置。社交分發是最古老的分發方式,編輯分發也比我們想象得更早。

而當我們把算法分發置于人類社會信息分發的歷史長河中,便能清楚地看到它的“前”與“后”——從這個角度來看,新鮮的算法推薦,其實也不新鮮。

亙古的信息分發問題

信息分發,是一個亙古問題。

不妨從一個有趣的聯想開始:在人類文明早期,群居的祖先們依靠采集和狩獵生存。由于狩獵是一個非常危險的技術活,人們需要交流狩獵作戰的信息和經驗,來提高成功率。

比如,獵物出現時用什么信號召集同伴?從什么位置伏擊猛獸效果更好?他們通過手勢和發聲,把這些重要信息分發給同伴——這便是“社交分發”,人類社會最原始的信息分發方式。

“知”(甲骨文):

推薦算法的“前世今生”

甲骨文的“知”就表示談論和傳授行獵、作戰的經驗。

社交分發的意思是基于社交關系的直接和自然的分發。《人類簡史》用“八卦”來描述這種信息交流,指出八卦對人類進化的重要作用。

另一種自古就有的信息分發形式,則是編輯分發。雖然英文“edit”一詞的出現和報紙相關,可這種分發形式早已有之。

在口傳時代,由古希臘盲詩人荷馬搜集、整理而成的“荷馬史詩”(《伊利亞特》和《奧德賽》)就是典型例子。漢語將“編輯”解釋為“收集資料,整理成書”。去其形,取其義,這種信息分發的根本特征是:信息經過整理后分發至接受者,有加工和把關的意涵。

無論社交分發,還是編輯分發,它們都已經歷史悠久。只是承載這些分發方式的具體媒介在不斷更新和變化,也給這些分發方式帶來了新的可能。

比如,互聯網通過對社交關系的限制(地域、血緣等)突破,在某種程度上實現了跨區域的社交聯結,也讓社交分發的范圍從家庭、線下社區,轉向更廣的興趣群體。

推薦算法的“前世今生”

進入互聯網時代,科學家和工程師都在努力解決信息過載環境下的分發問題,早期兩種代表性的解決方案是分類目錄和搜索引擎——前者,通過人工編輯把知名網站分門別類,讓用戶根據類別來查找網站,典型如雅虎、Hao123等;后者,讓用戶通過搜索關鍵詞找到所需信息,解決了分類目錄的有限覆蓋問題,典型如谷歌、百度等。

實際上,這兩種解決方案的思路并不新鮮,很大程度上可以分別對應圖書館的分類館藏和百科全書的條目索引。

縱觀整個歷史長河,我們不難發現:信息環境是變化的,解決方案是具體的,但信息分發的需求和方式卻是相通的。它們都在回答一個問題——如何有效地連接人和信息。

推薦算法:熟悉的新朋友

算法分發的出現和普遍應用,意味著人類開始運用機器大規模地解決信息分發問題,人類社會信息分發的動力從人力轉向了部分自動化——從“人找信息”,到“信息找人”。

站在人類社會信息分發的長河中看,算法分發雖然是一個新鮮事物,但它的使命和根基卻是熟悉的。從這個切口去思考,不難回答為什么這個時代誕生了推薦算法:

第一,新的信息環境和人類的信息需求動力,呼喚一種新的信息分發解決方案。

面對信息過載的環境和碎片化的信息消費場景,如何從大量信息中找到自己感興趣的信息,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。作為重要工具的搜索引擎,可以部分滿足人們的需求,但最適用于需求明確的場景。如果用戶無法準確描述自己的信息搜索需求,甚至對自己的需求都不充分了解呢?

這意味著,我們需要一個能夠主動根據我們的興趣和需求來分發信息的方案。早在1995年出版的《數字化生存》(Being Digital)中,尼古拉·尼葛洛龐帝便提出“我的日報”(The Daily Me),認為在線新聞將使受眾主動選擇自己感興趣的內容,預言未來信息的個人化。

在當時,這種設想可能被認為是“白日做夢”。因為個體之間自然有差異,而為了社會的總體效率,人們總是盡可能尋找信息的“公約數”。

隨著技術的發展,推薦系統的出現給人類的信息分發帶來了一種可能:人們不用每次都提供明確的需求,而是通過為不同個體的信息需求建模,從而主動推薦能夠滿足他們興趣和需求的信息。

第二,信息技術的發展,為個性化推薦系統的出現提供了物質條件。

  • 一方面,移動互聯網發展,每個人都是一個終端,這使得信息的分發能夠低成本定位到不同的個體用戶。
  • 另一方面,AI技術的成熟和硬件資源的進化,為個性化推薦提供了技術實現路徑:機器學習模型的應用,深度學習的快速發展等,提供了有力的算法工具;而大規模分布式機器學習框架的出現、GPU對深度學習的加速能力得到普遍驗證、專用深度學習芯片的出現(TPU、寒武紀),又提供了另一層保障。

1994 年美國明尼蘇達大學GroupLens研究組推出第一個自動化推薦系統 GroupLens(1),提出了將協同過濾作為推薦系統的重要技術,也是最早的自動化協同過濾推薦系統之一。

1998年亞馬遜(Amazon.com)上線了基于物品的協同過濾算法,將推薦系統推向服務千萬級用戶和處理百萬級商品的規模,并能產生質量良好的推薦。

2006 年10月,北美在線視頻服務提供商 Netflix 開始舉辦著名的Netflix Prize推薦系統比賽。參賽者如能將其推薦算法的預測準確度提升10%,可獲得100萬美元獎金。參賽的研究人員提出了若干推薦算法,大大提高推薦準確度,極大地推動了推薦系統的發展。

2016年,YouTube發表論文(2),將深度神經網絡應用推薦系統中,實現了從大規模可選的推薦內容中找到最有可能的推薦結果。

自第一個推薦系統誕生,至今已有二十多年。現在,算法推薦的思路和應用,已經深入到很多互聯網應用中。

比如,內容分發平臺的個性化閱讀(今日頭條、抖音等)、搜索引擎的結果排序(谷歌、百度等)、電商的個性化推薦(亞馬遜、淘寶等)、音視頻網站的內容推薦(如Netflix、YouTube等)、社交網站的(Facebook、微博、豆瓣等),等等。

根據第三方監測機構“易觀”發布的《2016中國移動資訊信息分發市場研究專題報告》:2016年,在資訊信息分發市場上,算法推送的內容將超過50%。到今年,這個比重想必更大。

推薦算法的“前世今生”

如今,人們探討算法分發的價值,最常提到的是提高了信息分發的效率,它表現在:解放了部分人力,同時突破了人力對信息分發造成的限制,實現長尾內容的有效分發,從而更高效地完成人和信息的匹配。

然而,還有一層意義較少有人觸及:通過算法實現的個性化推薦,真正關注和理解個體。每一個個體都是一個意義不同的“終端”,而不是永遠將個體置于群體中去總體理解。也即尼葛洛龐帝所言的“在數字化生存的情況下,我就是‘我’,不再是人口統計學中的一個‘子集’。”——這也是“personal”(個性化)中“person”的意涵所在。

人性面前,算法有更多可能

算法為人智能地匹配信息,但它推薦的依據還是在于人。

即便推薦算法發展得更加成熟,人們在和算法的日常相處中,也難免會有一些困惑:有時,希望算法再“聰明”、更理解自己一些;有時,并不想老關注自己感興趣的內容,也想看看公共熱點;還有時,會猜想自己除了這些需求之外,會不會也有其他的潛在興趣?……

今天,對內容推薦的批評聲音中,包括讓視野窄化、信息低俗化、人的邊緣化等——這些聲音從根本上折射出人類永恒關注的問題:信息的寬度和高度,以及人的主體性。面對這些追問,也許轉而用一種整體的和發展的視角,更有利于我們去理解問題。

首先,算法推薦是重要的,但它并非全部。人類有多種信息需求場景,不同的信息分發方式和工具在互相配合來滿足用戶的需求。這些分發方式的具體工具,或許在不同階段此消彼長,但本質上并沒有完全取代對方。

舉個簡單的例子:假設一個初級電影愛好者想在周末看一部電影,會有幾種可能?

如果他今天想看庫布里克的作品,他可能直接打開搜索框,搜索“庫布里克”導演,看看他導演的作品還有哪些自己沒看過;如果他自己沒有特定的想法,便可能打開個性化推薦的APP,在熟悉自己喜好的信息流中,刷一刷看有沒有感興趣的電影;當然,如果他運氣好,微信加了一個電影發燒友,也可以直接請對方推薦幾部。

從這個例子中,可以看到:搜索引擎滿足了用戶有明確目的時的主動查找需求;而推薦系統能夠在用戶沒有明確目的的時候,幫助他們發現感興趣的新內容——從這個意義上看,“推薦”和“搜索”實際上是滿足人們不同需求的兩個互補的工具。

當個性化推薦應用發展迅速的時候,人們可能會不由自主地假設它占據自己的全部信息場景;然而,在現實情況里,一個人在日常生活中接觸信息的渠道,遠比我們想象得要更加豐富——2016年Seth Flaxman等學者進行的一項實驗,也證明了這個結論(3)。

該研究請5萬名參與者,自主報告自己最近獲取信息的新聞媒體來源,同時通過電子手段直接監測和記錄他們的實際新聞消費行為,包括網頁瀏覽歷史等。兩項數據的對比后,研究最終發現人們實際的媒體消費比他們所想象的更具有多樣性。

再者,從根本上來說,算法是運用智能來解決信息分發問題的思路,而非一個絕對的和定型的操作手段,它本身也在不斷發展。算法與編輯、社交并不對立,將三者有機結合可以幫助實現更有效的信息匹配。

《內容算法》一書中,作者把算法比喻為“是個筐,什么都能往里裝”:算法是基于我們對現實世界的理解進行的抽象和建模,所有我們關心的因素(編輯分發、社交分發)都可以轉化為算法推薦的參考因素。

實際應用的推薦系統通常都會使用多種推薦算法,來提高推薦系統的個性化、多樣性、健壯性(即魯棒性)。比如:運用基于內容的推薦算法,解決用戶和內容的冷啟動問題;在擁有了一定的用戶行為數據后,根據業務場景的需要綜合使用基于用戶的協同過濾(UserCF)、基于物品的協同過濾(ItemCF)、矩陣分解或其他推薦算法進行離線計算和模型訓練,并綜合考慮用戶的社交網絡數據、時間相關和地理數據等進行推薦。

與此同時,人工編輯也在關鍵的時候發揮作用。比如在今日頭條平臺,由人工審核和機器算法共同對內容進行把關。一個擁有良好推薦機制和規則的平臺,能夠助力高質量內容的傳播,從而促進內容生態的發展。新技術環境中,專業內容生產和編輯團隊的價值不僅不會褪色,還會越來越重要。

最后,從人們圍繞算法分發的探討中,可以看到人們面對信息時的兩對永恒需求——個人向和公共向、已知的和未知的。人類永遠希望二者可以達到動態的平衡,而這個平衡點又往往因人而異。這給算法的發展和完善提供了動力,也帶來了難題。

對于個體來說,一個趨于理想態的信息生態,可能需要具備社會性、群體性、個體性,兼顧信息的高度和寬度——有些問題,算法可以解決,也正在嘗試解決;但有些問題,可能人類自己也無法很好地解題,最終還是要不斷回歸到人性本身。信息分發技術發展和完善的背后動力,還是在于人,在于人對信息分發理想模式的永恒追尋。

在這過程中,人始終具有其獨特的價值和能動性,堅守“技術為人”。

結尾

算法分發是未來之物,它是信息過載時代智能分發的產物;算法分發或也終將成為過去之物,因為下一代技術的發展永遠可以突破當代人的想象,就像宋朝人無法想象移動互聯網。但無論如何,人類追尋信息的腳步是不會停止的,這種追尋就是信息分發長河奔流的動力。

追問了推薦算法的“前世”與“今生”,那么在技術發展的未來,算法的“來世”會是如何?

 

作者:童淑婷,字節跳動平臺責任研究中心研究員,公眾號:刺猬公社(ID:ciweigongshe)

來源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frUZJE6VVAhpfDWpjZumKQ

本文由 @刺猬公社授權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,未經作者許可,禁止轉載

題圖來自Unsplash,基于CC0協議

評論
歡迎留言討論~!
  1. 毫無營養的文章,一點深度都么有

    回復
圈子
關注微信視頻號
大家都在問
八宝一后客服
中超开幕 山东新11选5 湖南麻将规则 足彩2串1不败公式 天星山西麻将 辽宁快乐12开奖走势图开奖结果 福建36选7开奖号 310v大赢家比分直播 大圣闹海捕鱼手机版 516棋牌游戏app 血战麻将技巧顺口溜 3d家彩网开机号试 足球比赛比分怎么算的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预测 福彩开奖结结果查询 850游戏下载官方苹果